返回

黎明之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穿越成一个视角是什么鬼(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某年某月某日,某时某分某秒。

    下面的世界一如既往,可观测区域晴朗,无风,云层稀薄。

    高文静静地以一个绝对俯视的视角遥望着那遥远的大地,静静地思考人生——毕竟他也干不了别的事。

    他已经记不清楚自己保持这种状态有多少年月,也不知道自己如今到底是个什么模样,尽管他能够根据昼夜的交替来粗略判断时间,但说实话——在昼夜交替进行了数十万次之后他也就懒得去计算了。

    自己这算是穿越了吧?

    说实话,关于“穿越”这事儿高文还是很看得开的,倒不是说他这人有多大觉悟能做到视生死如无物,而是上辈子坐飞机掉下来的时候他就意识到了世事无常生死在天的道理,毕竟在那种已经死定的情况下,能有个穿越的机会总比真的落地成盒要强,他看不开的主要是自己穿越之后怎么就飘在天上了呢……

    还一口气飘了天知道多少万年。

    高文不知道自己现在究竟处于一种什么样的状态,他无法转移视角,也感受不到身体的存在,事实上除了视觉之外,他已经彻底失去对外部环境的感知能力,所以他也不能确定自己现在到底是一缕残魂还是一个飘在轨道上的太空浮尸,但唯有一点可以确定,那就是他现在绝对不是以正常人类的状态在这儿飘着。

    因为他能肯定,正常人类的精神结构绝对做不到孤零零在天上飘了好多万年之后还能跟自己现在一样思维清晰记忆完整,甚至还有闲工夫在这儿思考人生。

    正常人早该疯了。

    但他没疯,不但没疯,还记忆力群。

    数以万年计的时光流逝丝毫没有影响到高文的记忆,时至今日他仍然能清晰地回忆起自己前世最后时刻所经历的那些事情——刺耳的尖叫,警报,剧烈震动的机舱,舷窗外不断翻滚的天地,还有邻座死活戴不上的呼吸面罩,以及飞机在空中解体时的那一声巨响。

    所有事情都清晰的仿佛昨天才生一样,而他也能清晰地记着,在那一声巨响之后,他重新睁开眼睛,却现自己飘在这么一个陌生星球上空时是有多么惊愕。

    从重新睁开眼睛的那一刻起,他便知道自己注视的绝非地球的6地与海洋,于是他用了一点点时间来推导并接受自己来到异世界的事实,接下来用了更长的时间来研究怎么让自己别再这么飘下去。

    很遗憾,第二件事没成功。

    他现自己被“固定”了,或者说他此刻的形态可能压根没有活动能力,他成为了一个俯视大地的“固定视角”,并被死死地限制在当前位置。他能注视大地,但也只能注视大地,甚至他还只能注视大地上一块被限制住的区域——这片区域是一块不规则的大6,周围可以看到一圈海洋,但他的视野根本看不到周围更广一点的地方。

    他无法左右转动视线,因而也不能确定那海洋之外还有没有别的6地——同样的原因,他时至今日也没能看一眼这个世界的星空是什么模样。

    他甚至不确定这个世界是不是存在别的天体——说不定把视角一转扭头一看就Tm看到一个白胡子上帝正举着个聚光灯在那普照万物了。

    妈蛋,真想仰泳啊……

    哪怕仰泳之后只能看到一个举着聚光灯普照万物的白胡子大爷也行。

    然而一切都是奢望,这个俯视大地的视角是无法改变方向的。

    可是在努力了很长时间之后,高文还是找到了这个视角的一点可操作部分——虽然无法左右移动,但他却能在这片视野范围内进行放大和缩小,或者说拉近和推远自己的视角。

    在现这一点之后,他着实高兴了很长时间,然后就尝试着各种缩放自己的视野,虽然这个视野拉远到极限也无法观察到那一圈海洋之外的事物,但至少他可以选择拉近之后看看那片大6上到底有些什么。

    那上面郁郁葱葱,生机盎然,很明显是存在生命的。

    如果能看一下异界人们的日常生活也是好的嘛,虽然自己还是只能在这儿飘着,但至少看着异界人的风土人情也算能解点无聊不是?

    然后他就把自己的视野拉到了最近,一直近到能清晰地观察到大地上一草一木的程度为止。

    那一天,他绝望地现,大地上的哺乳动物们……

    还没有一种学会直立行走……

    但是没关系,高文很有耐心——或许以前作为人类活着的时候他耐心有限,但在穿越成一个俯视视角之后,他现自己真的有着巨大的耐心。

    他愣是等到了那帮猴子学会直立行走的一天。

    然后又过了很多年,他亲眼见证了第一个人造火种诞生的瞬间。

    是燧石取火。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