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黎明之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五章 烟消云散(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黑与白交织而成的暗影界中,高文,琥珀,贝蒂,以及一位无名的野法师围坐在简陋的木屋中,他们面前摆放着贝蒂刚刚做好的午饭——简简单单的面包片,煎香肠,还有一些蔬菜汤。

    这一切都毫无色彩,就像古老的黑白照片。

    高文没有动自己眼前食物的意思,虽然暗影界中确实可以做饭,但他实在不敢确定自己这个活生生的人类(大概)如果吃下了暗影界的东西会有什么后果。

    旁边的琥珀和贝蒂也一样没有动刀叉。

    桌子对面的那位野法师并没有催促他们,他只是默默地吃着自己面前的食物,显得非常安静。

    一种诡异的默契萦绕在木屋中。

    先打破沉默的是高文:“你在这里多久了?”

    “很久了,”野法师放下刀叉,显得很有礼貌,“从离开秘法会的第二年,我就定居在这里。”

    “你曾经是秘法会的成员?”高文有些意外地问道,“我还以为你一直是个野法师。”

    “我原本是秘法会的二级会员,”野法师静静地说道,“按秘法会的标准,我是一个蹩脚的施法者——我擅长计算和推理,但却缺乏将其转化为法术模型的能力,换句话说,我的施法水平永远都在初阶,这样的法师,在秘法会是不受欢迎的。”

    “所以他们把你赶走了?”琥珀感觉很不可思议。她知道一个真正的法师是很宝贵的,哪怕他的施法水平很蹩脚也一样——蹩脚只是对那些秘法大师而言,在普通人眼中,哪怕只能放出个小火球的法师也属于不得了的大人物,即便这些基层施法者在秘法会中不受重视,也不至于会被扫地出门。

    “是我自己离开的,”野法师摇摇头,转头看向贝蒂,“为了我的女儿,为了治好她,我不得不离开。”

    贝蒂愣头愣脑地看着野法师,然后稀里糊涂地点了点头。

    高文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而是盯着野法师的眼睛,右手按住了腰间长剑的剑柄,慢慢说道:“你应该知道我们是来干什么的——我们并没有太多时间可以浪费。”

    野法师那僵硬迟钝的表情终于微微有了些变化,他的身体稍稍抖,接着低下头去:“……客人,我不是很懂你的意思。”

    贝蒂有点紧张地看着高文:“老爷?”

    高文皱着眉,片刻之后把手从开拓者之剑的剑柄上移开,他放缓了口气:“那就等一会吧。”

    野法师低下头,继续安静而沉默地吃着自己那一餐饭,在进食过程中他仅有的多余动作便是时不时抬起头来,看上旁边的贝蒂一眼。

    食物最终是要吃完的,高文也不可能无限地等下去。

    野法师吃下了最后一口香肠,然后用面包片仔仔细细地擦干净汤盘里的菜汤,他吃完饭,抬头看着贝蒂的方向——但他的眼睛其实根本没有聚焦在贝蒂身上,而是聚焦着更遥远一些的地方。他身体摇晃着,似乎是要站起来,可是努力了几次都没有成功。

    最后还是贝蒂将他扶起来的。

    “爸爸,我要走了,”小姑娘扶着野法师的胳膊,确认对方站稳之后才松开手,她小步挪到高文身旁,“瑞贝卡小姐和赫蒂夫人还在等我——而且老爷也来了。”

    野法师嘴唇翕动着,最后轻轻点了点头,他的表情已经平静下来,并仔细做着交待:“不要乱吃陌生人给的东西。”“要按时睡觉。”“记着要听老师的话。”“不要和别的孩子打架。”

    理智的光辉正在渐渐从这个可怜人的眼睛中褪去,高文知道他现在所说的已经全部都是呓语了。

    虽然他之前全程也几乎没有清醒多少。

    野法师的身影渐渐变淡,但在那愈暗淡的虚影中却突然有一团火焰样的东西燃烧起来,高文早就在等着这一刻,他迅抽出了开拓者之剑,剑刃上涌动着一层淡淡的微光。

    琥珀迅将贝蒂拉入怀中,及时捂住了小姑娘的眼睛。

    高文将长剑刺入野法师胸膛的那团火焰中,火焰猛烈抖动起来,本已经向着邪灵方向转化的野法师骤然间停止转化,虚幻的身影迅重新固化为实体,然后熊熊火焰吞噬了他,并将他整个人烧成一具狰狞可怖的焦尸。

    足足燃烧了半分钟,那具尸体才彻底灰飞烟灭。

    咔擦咔擦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小木屋在失去主人之后迅崩解,密密麻麻的裂纹眨眼间便布满了墙壁和房顶,外面世界那苍白的光芒透过木板上的裂纹洒进了屋中。

    高文拉着琥珀和贝蒂飞快地跑出屋子,而就在他们跑出去的一瞬间,那木屋也彻底坍塌下来。

    坍塌的木屋在他们眼前燃起了大火,大火持续的时间很短,就好像被烧掉的不是一座木屋,而是一座纸房子一般。

    而在木屋逐渐化为灰烬并随风飘散的过程中,琥珀突然拉着高文的胳膊指着木屋的地基惊叫起来:“哎哎!你看那个!”

    高文凝神看去,看到在木屋的灰烬下方,一片闪烁的线条正明亮起来,光芒透过了那些飘零的飞灰,逐渐形成一个复杂而庞大的结构——那赫然是一个大型法阵的模样。

    “这大概就是那个野法师这辈子的最高成就了,”高文微微点头,“大概也正是这个法阵出了问题,才导致他沦落到这个局面。”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