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黎明之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章 今天晚上……访客真多啊(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高文站在窗前等了一会,直到确认那个my 1itt1e pony的气息已经完全消失,他才呼了口气,然后飞快地开始关窗。

    而就在窗扇即将合上的瞬间,一个黑影唰一下子从下方蹿了上来,同时伴随着琥珀的大呼小叫:“哎大叔我刚才看到一个小贼……啪叽。”

    高文:“……”

    片刻之后,身心皆受到重创的琥珀小姐终于安安稳稳地站在了地上,这位倒霉的半精灵捂着脑门,脸上还敷着冰块,对高文怒目而视:“不带你这样的!”

    “我哪知道你会突然从窗户外面窜进来,”高文看了她一眼,“今天一个个都是怎么了,就没人好好走个正门么?”

    “我是盗贼哎!你让我走正门是看不起我的职业修养么?”琥珀气急败坏,“而且刚才我被人打飞了哎!你到现在还不提工伤怎么算,你好意思么?你们贵族都这么抠门的?”

    高文看了仍然活蹦乱跳的琥珀一眼,确定这家伙除了刚才脸撞窗框那一下比较惨之外其实压根没什么伤,便摇摇头:“现在我没钱,不过等回头我有钱了都补给你。”

    不等对方开口,高文就继续说道:“我是长辈,我不骗你行了吧?”

    琥珀瞪着眼睛:“这可是你说的,我记性好着呢!”

    高文摆摆手,让这个咋咋呼呼的半精灵在一旁老实呆着,随后来到书桌前,看着那些摊放在桌上的水晶。

    水晶有五块,其中一个是刚才那位梅丽塔小姐交给自己的、源自七百年前的保管物,理论上应该是高文·塞西尔当年委托秘银宝库代为保管的重要物品,但不知为何脑海中却完全没有对应的记忆,而另外四个水晶则是从书房的秘银保险箱里找到的。

    但高文也不知道后几块水晶的来历。

    他脑海中有秘银保管箱的记忆,但关于保管箱中的物品,他只知道那个白金圆盘——那其实是一把钥匙,可以打开一处如今应该已经无人知晓的仓库,但剩下的水晶……他只记得当年高文·塞西尔将其放进保险箱里的画面,却记不起它们是从哪来的。

    似乎所有与这些水晶相关的记忆都被抹除了似的。

    高文摆弄着那些水晶,它们材质相同,但从形状上看,来自秘银宝库的那枚水晶明显完整,它呈完美的对称状态,大致上形如一个巴掌大的纺锤,但却没有尖端,纺锤中心还可看到一点隐隐约约的蓝色光辉;而另外四块从保险箱里拿出来的水晶则显然是碎片,它们是另外一个纺锤体的残余部分,高文试着拼了拼,现它们最多只能拼出三分之二个纺锤体来。

    “这是什么啊?”琥珀在旁边站了没几分钟,便无聊到想要飞起,按捺不住地凑到了高文身旁,“水晶哦?不过都这么暗淡了……看上去完全不值钱的样子。”

    高文头也不抬:“幸亏看着不值钱,否则我现在就把你灭了口,省着你打它们的主意。”

    琥珀夸张地拍着胸口:“哇!你们贵族好残忍!”

    高文有点好奇地看了她一眼:“整天贵族贵族的,你跟贵族有仇么?”

    “没仇啊,但穷人骂贵族不是天经地义么?”琥珀翻着眼睛,“反正也没别的可骂,那就不管生老病死还是天灾人祸肯定都是贵族的错就对了。”

    高文似笑非笑地看了琥珀一眼:“你这可一点都不像穷人的作风,真正的贫民是压根没有这个胆子的。”

    琥珀洋洋得意:“那是,一般的贫民也不会暗影行走啊~~~”

    高文不搭理这个满嘴跑火车而且没一句老实话的家伙,而是摆摆手打她去把瑞贝卡叫上来。

    “叫那个小领主?”琥珀眨眨眼,然后看了高文面前的水晶一眼,“等下……难道这些真的是很值钱的东西?”

    高文不知道对方怎么联想的;“为什么这么想?”

    琥珀分析的头头是道:“这种时候这种气氛,再联想到刚才你提到的那个秘银宝库的代理人,你这明显就是要交待遗产的节奏啊——难不成塞西尔家族千秋万代的基业其实就在这些水晶上?”

    高文一脑门子冷汗:“你再不去我就一剑把你拍墙上!”

    琥珀刺溜一下化作暗影,渐渐消散在空气中。

    高文则缓缓呼了口气,那聒噪的半精灵终于离开了,他得以真正安静下来,思考那个让自己隐隐不安的问题——自己的“复活”或者说“附身”,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

    原本他还以为一切只是巧合,自己只是在天上飘到了某个设备的寿命极限,然后被逃逸系统扔下来之后砸巧了才从别人家祖坟里爬出来的,但现在看来……或许自己的到来确实是个意外,可高文·塞西尔的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