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黎明之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十八章 诺里斯的故事(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高文突如其来的问题让诺里斯瞬间有些呆滞,他本已做好了受到斥责的准备,却没想到自己要面对的竟然是这么一个问题——这时候应该回答是还是不是?哪一条是触犯法律的么?

    想了半天,这位老农还是决定老老实实地承认,因为知道他会读写的人不止一个,一旦领主老爷去找别的人问出了事实,那他就真的是要触犯法律了。

    “是的……老爷,”诺里斯用手抓着胸前的纽扣,紧张不安地说道,“我学过……读写。”

    高文挑了挑眉毛,心说自己判断的果然没错。

    尽管刚才诺里斯一个字都没有写,只是在勾画草图,可是仅从对方拿起笔杆时候的姿势就能判断出很多问题:会不会读写的人在握笔时的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在这个近乎全民文盲的世界,他已经见识过那些不识字的人是怎么抓住笔杆,又是怎么用笨拙的方式在纸上画出线条的,而眼前这个农夫的握笔姿势显然很标准。

    就连赫蒂都有些意外地看着诺里斯,看来这个事实她也是刚现。

    “你放心,会写字并不触犯法律,教别人读书写字也不犯法,”高文意识到自己突然问话很可能吓到了这个老实巴交的农民,于是语气温和下来,“是谁教你的读写?”

    得到领主的承诺,诺里斯才稍微安心一些,他搓了搓手,露出一个略有些不好意思的笑容:“领主老爷,说出来不怕您笑话……我当年差点就要进了教会,变成一个侍奉丰收女神的神官了,读书写字的本事都是那时候跟着一个老师学的……”

    一个农户之子,竟然差点就要进了教会,变成神官?

    如此奇妙的经历让高文顿时大感兴趣,于是在他的追问下,农夫诺里斯的故事终于为人所知。

    对方确实出身于农户之家,是祖祖辈辈生活在塞西尔领的自由民,尽管家中有着那么几亩薄田,但就和这个时代的大多数平民一样,也就生活在温饱线上。原本他的人生将和大多数平民一样,终生被绑在土地上,忙碌在秧苗和沟渠之间,而他与那些高高在上的神官和教会打交道的唯一途径,就是每隔一段时间去镇上的教堂做个祷告,或者在牧师们来到乡下田间地头的时候接受一番传教——但八岁那年,一个机会来到了诺里斯和他的父母眼前。

    一名从圣灵平原来的、游历传教的丰收女神神官来到了塞西尔领,并在诺里斯生活的村庄暂住,对于农民而言,丰饶三神的神官过路是非常少见而幸运的事,于是村中的大家便立刻凑了钱财,并按照丰饶三神的规矩,由村中长者带着几名孩童一起去向那位神官“献礼”,好让神官为村子的耕地做祝福。

    然后那位神官看着八岁的诺里斯,说:“这孩子与土地在一起是有福的,他承着丰收女神的恩泽。”

    就因为这一句话,在神官离开之后,诺里斯的父母几乎变卖了家中所有值钱的财物,村中的老人们也想办法凑了些钱财出来,他们又一起去求庄园里的骑士老爷,讨了一张通行证,才终于把诺里斯送到了坦桑镇的大地母神教会,让他成为一个“奴仆学徒”——丰饶三神虽然是三个有着独立传承的教派,但同时又有着格外紧密的联系,而大地母神作为丰饶三神的主位神,她的神殿中通常也会同时供奉丰收女神和春之女神,而且三女神的神官候补们在接受正式赐福之前一般也会接受同样的教育,在完成教育之后再根据各自的“灵性天赋”来选择具体皈依哪位神祇,因此在周围找不到丰收女神教会的情况下,将诺里斯送入大地母神的神殿是他父母当时唯一的选择。

    诺里斯在神殿中学习了五年,之后得到了来自上一级教会的认定结果:

    “该学徒不具备丰饶神系的灵性天赋。”

    直到今天,诺里斯仍然记得写有这一句话的信被送到村里之后,村子里的大家一开始是怎样的喜气洋洋——因为他们压根就不识字,而那个送信的信差喝的酩酊大醉,根本没有告诉村人和诺里斯的父母信上写的是什么。

    直到诺里斯带着自己的铺盖行李回到村里,大家才知道那封信并不是教会下来的喜讯。

    诺里斯静静地讲述着自己的故事,他那张已经爬上皱纹的面庞看不出什么悲喜之色,深陷的眼窝中则只有一片平静,就好像那些事情确实已经远去,跟他再无关系了似的:“那之后几年,日子很是艰难,我们欠的账还没还上,家里也早就空了——父亲没熬过当年的冬天,但日子还是得过,欠了大家的钱也必须得还。

    “于是母亲就带着我和弟弟妹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