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黎明之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十九章 失败的项目(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看着小老头那兴高采烈的模样,俨然就是一副断炊俩礼拜好不容易找到新工作的状态,这幅形象让高文之前对他产生的世外高人印象荡然无存——现在高文已经完全可以确定,对方那破旧布袍漏洞软帽胡子拉碴的样子真的不是因为什么隐士生活,他那是真穷……

    此情此景让高文忍不住低声跟琥珀嘀咕:“你找来这人……真的可靠么?”

    “哎呀你放心啦,虽然性格可能奇怪了点,但你也看到了不是么?起码德鲁伊的本事是真的——你这个人也不是那种会看人出身又死讲规矩的迂腐贵族,你平常不是总讲人才最重要么?”

    没想到自己平常嘀咕的话会被这个半精灵听进心里,并且这时候还拿出来将了自己一军,高文只能无奈地撇撇嘴角,并顺便好奇地问了一句:“话说你是怎么认识他的?”

    一个看上去恐怕是德鲁伊之耻的小老头与琥珀这个精灵之耻凑在一块并不违和,但高文仍然很好奇这两人是怎么认识的,难道仅仅因为都是各自群体的耻辱所以就臭味相投了?

    却没想到高文低声嘀咕的一句话被旁边的小老头听见了,这位耳朵也很好使的德鲁伊扭头嘿嘿一笑:“大人,我与琥珀的养父可是老相识,这小丫头可是我看着长起来的,论辈分她得叫我一声叔叔……”

    琥珀立刻翻个白眼:“就你这毫无长辈模样的家伙也想让我叫你叔叔?”

    “原来如此,你们还有这份渊源。”高文则了然地点了点头,他听琥珀提起过她的养父,知道那是一个人类潜行者——其实就是混在底层的盗贼。

    琥珀摇头晃脑地说着:“这家伙以前跟我养父熟得很,他们当年还打着个什么夜幕行者的旗号,准备当南境最厉害的盗贼,不过一点名气都没混起来。”

    高文下意识皱了皱眉,看向小老头:“你以前还当过盗贼?”

    “当年的事了,当年的事了,”小老头连连摆手,“现在已经不干了,我这些年做的都是正经营生。”

    高文觉得有趣:“也是因为当盗贼混不下去所以转的行?”

    “因为手艺太潮呗,”琥珀在旁边翻了个白眼,一脸不屑,“他去偷死人的东西都能被现,还被暴打一顿,天生就不是当盗贼的料,当然也不是当德鲁伊的料,现在看来也不是当古董专家和厨子的料。”

    高文一愣:“偷死人的东西怎么被现的?”

    “主要是当时旁边还站了两百多个扫墓的……”

    小老头只能在一边讪讪地笑着,很明显,尽管身为长辈,但他对琥珀的态度着实很平易,被对方这样吐槽恐怕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尤其是如今在这个话题上,琥珀尤其有底气有资格调侃他的盗贼手艺:毕竟他偷死人的东西被暴打了一顿,而琥珀不但把死人给偷出来,还顺便把这个死人给弄活了……

    虽然当时那情况也不算是“偷”的……

    闲谈几句之后,高文突然意识到忘了一件很关键的事:“对了,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如何称呼?”

    小老头手按胸口行了个不伦不类的礼节:“皮特曼·劳伦很乐意为您效劳。您直接称呼我皮特曼就行。”

    “很好,皮特曼,你可以先休息一下,我等下安排人带你去住处。这个地方你也看见了,一切都还在草创时期,居住条件可能还不是很好,但只要你和我的领民们一样努力,这里很快就会是一个富足而舒适的新家了。”

    皮特曼·劳伦笑颜如花:“为了那些亮晶晶的小可爱,我一定尽心竭力。”

    这位杂学型德鲁伊跟着高文安排的接引人员离开了营帐,留下琥珀跟高文面面相觑,稍微关注了一下周围气氛之后,半精灵小姐尴尬地笑着就准备开溜,却被高文一把抓住:“上哪去?”

    “我去帮忙巡逻营地周边!”琥珀跳着脚嚷嚷,“哎你放开我!”

    “先解释一下‘挖出来个七百年的老古董’是怎么回事吧——我还没忘这句话呢。”

    “噫——”

    营地的一切都在走上正轨,但并非所有的事情都会一帆风顺。

    在工坊区西侧的一座院子里,瑞贝卡正看着眼前的东西呆。

    她面前有一座样式古怪的炉窑,炉窑用耐火的砖和混杂了石英砂的泥浆砌成,像是个倒扣在地上的巨碗,“巨碗”两侧描绘着用于增温和控制火力的简易符文,而底部则是一个刚刚被打开的、原本用泥封起来的窑门。它的样式有点像是用来烧砖的砖窑,但里面烧制的东西却不是砖。

    烧的是石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