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黎明之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十一章 到底孵出来个啥(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危机就这样结束了。

    随着最后一头怪物在菲利普骑士的剑下哀嚎着倒地,战场上再也看不到活着的畸变体,只剩下满地正在不断分解飘散的骸骨,以及一群已经快要耗光体力的士兵。

    再也没有新的怪物从山里冲出来,黑暗山脉的方向也再听不到那仿佛雷鸣一样的轰然巨响。

    就这样足足过了半分钟,拜伦骑士才带头第一个欢呼起来。

    随后是士兵,民兵,再然后是营地里的平民和农奴,欢呼声响彻了白水河的南岸,每一个人都知道了这场胜利——而对于这些经历过旧塞西尔灾难的人而言,这场胜利有着格外不一般的意义。

    制定计划的人知道这胜利中有多少借助天时地利的成分,有多少运气和风险,有多少不可控的变量,但绝大部分普通人不知道,他们只知道有成百上千的怪物从南方袭来,其数量几乎是营地战斗人员的十倍,但在短短的半天不到里,这些怪物已经全部灰飞烟灭,甚至连一头都没有闯入到营地的栅栏墙里。

    巨大的心理压力在此时便宣泄为狂欢一般的欢呼,就连刚刚和赫蒂一同回到营地的琥珀都不禁受到了感染,跟着欢呼庆祝起来。

    而欢呼了没一会,她就注意到高文竟然没和大家在一起,于是拉住了从旁路过的小侍女贝蒂——后者这时候正捧着一堆药剂瓶子、跟在德鲁伊皮特曼身后:“你家老爷呢?”

    贝蒂呼呼地摇着头:“不知道呀!”

    “他在南边那个营帐里,”皮特曼停下脚步,扭头飞快地说道,“好像是那个龙蛋又出状况了。啊我不跟你说了,我先把药水送过去——伤员不少呢!”

    小老头带着小侍女飞快地跑远了,琥珀四处看看,觉得这里确实没自己什么事,便一闪身消失在暗影中。

    在营地南部的帐篷里,高文与瑞贝卡也早就听到了响彻整个营区的欢呼声:大势已定,这场危机算是平安度过了。刚才拜伦骑士已经派人来了一趟询问后续安排,高文传话让两位骑士先进行战场的善后工作,而他则和瑞贝卡暂时留在这里,面对着这个疑似“龙蛋”的石球。

    帐篷外面的怪物尸骸正在飞快崩解,残留的骨架则由士兵们收集起来集中堆放,等待自然分解,而刚刚大展神威的石球此刻却已经重新回到帐篷里,现在它正安安静静地漂浮在离地几十厘米高的地方,跟高文保持着某种尴尬的对峙。

    “说实话,刚才真的吓死人哦,”石球原地摇晃着,从其内部传来金属颤音般的声音,“那些什么什么……畸变体是吧?怎么就突然全都冲着我来了……”

    “我是不知道你有什么吸引它们的地方,不过你一个‘人’砸死十几个怪物,这时候说自己被吓着了好意思么?”高文斜眼看着这个奇奇怪怪的大球,“而且搞了半天你竟然不但能自己移动,还能开口说话……这么说之前你一直在装啊?”

    石球一点都不惭愧(当然也确实没法从它表面看出表情来):“自保意识强点还有错喽?我是不知道你们的意图嘛,自然先低调一点。本来我还想多观察两天呢,结果今天突然就听到外面乱哄哄的,而且守卫的士兵也少了很多,我就想悄咪出来看看情况……我哪知道自己刚一动弹,那些怪物就都来了!”

    高文点点头,他已经搞明白了这整个经过:这个石球之前显然刻意压制了自己的某种“活性”,所以存在感稀薄,就连皮特曼都是在巧合的情况下才发现了它的生命反应,但今天怪物袭击,这个石球觉得或许是个机会,便作死地想要跑出去,结果一活动就把气息外泄了——这点外泄的气息对人类而言或许不算什么,但对那些以生命反应和魔力反应为饵食的畸变体而言,却如夜幕中的明灯一般显眼,而且在那些怪物心目中,这个石球的生命和魔力反应显然更“美味”一些,于是就发生了后来那意料之外的情况。

    幸运的是,一切最终有惊无险。

    想通这些之后,高文忍不住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个差点作死成功的神经病蛋:“所以你现在还打算跑么?我可跟你说,那些怪物只是游荡过来的一小波,你要跑到它们眼皮子底下,那谁也保不了你的。”

    旁边瑞贝卡一听就知道自家老祖宗在吓唬人……蛋,但石球却不知道真正的情况,于是自然被吓住了:“噫——我不跑了,这地方太危险了。而且话说回来……我现在有点相信你之前说的话了。”

    “哦?”高文眉毛一挑,“你相信什么了?”

    “你们跟当年把我抓进实验室的那些人……应该真的不是一伙的。”

    高文感觉有趣,刚想问问它是怎么做的判断,眼角的余光却看到帐篷角落的阴影中蹦出一只琥珀来,半精灵小姐显然已经听到了刚才的对话,一蹦出来就咋咋呼呼地问道:“你这次是怎么看出来的?”

    石球上下浮动了一下:“你们比当年那帮人寒碜多了,这么大个营地连个魔导炮都没有的,肯定不能是一帮人……”

    高文额角青筋一跳,却听到旁边的瑞贝卡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