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黎明之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二十八章 异端(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所有的噪音和幻象都在瞬间烟消云散,高文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他眼前已经恢复了正常。

    莱斯利家族城堡的走廊在眼前延伸,地面上铺着暗红色的地毯两侧墙壁上悬挂着那位安德鲁子爵历代先祖的画像,而在画像之间则镶嵌着充能的魔法晶石,这些晶石正发出恒定的光芒,但仿佛有什么东西干扰了光线的传播,那些晶石看起来虽然明亮,可是稍远一些的地方却昏暗异常。

    高文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却看到身后的菲利普骑士等人正好迈步跨过大门,他们的行动自然毫无异常——似乎受到影响的只有他自己,而且刚才的那些幻象也只持续了一个瞬间,谁都没有察觉到。

    “怎么了?”琥珀注意到高文神色变化,低声问道。

    高文一边戒备四周一边回答:“我刚才好像遇到幻象,但只持续了一瞬间。”

    “确实有魔法力量消散,多半是邪教徒留下的气息,在接触到您这样的越阶强者之后就自行崩溃了,”皮特曼小声分析道,“我们要小心,这里说不定会有魔法陷阱。”

    高文皱了皱眉:“能感知到邪教徒的大概位置么?”

    “他很谨慎,要么就是力量古怪,”皮特曼摇了摇头,“我能感觉到这里到处都有扭曲的德鲁伊魔法残留,但却没有一个气息是‘活跃’的……”

    菲利普骑士紧握长剑,将剑柄贴在胸口简短地颂念着骑士与战士之神凯尔的名号,他通过这种方式施展出类神术般的力量,随后看向走廊尽头:“气息向那边汇聚。”

    那是领主议事厅的方向。

    高文和琥珀等人交换了一下眼神,随后以高文一马当先,德鲁伊皮特曼跟在后面,菲利普和琥珀在两旁警戒,四人小心翼翼地沿着走廊向前走去。

    两侧墙壁上悬挂的画像在异化的魔晶石灯映照下泛着惨白的光,莱斯利家的列祖列宗挂在墙上,冷漠地看着不速之客的造访,那些泛白的眼珠仿佛死鱼一样,让琥珀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

    高文却只是撇了那些画像一眼,那只是因魔法环境影响而产生的轻微异化而已,完全不值得担心,再说了,谁还没在墙上挂过是咋的?

    领主议事厅的大门同样虚掩着,里面透出影影绰绰的光,然而等靠近这里之后,不管皮特曼还是菲利普都感知不到有邪教徒的明确气息。高文感知了一下大门,确认大门本身以及门背后并没有陷阱之类的潜在危险,便小心翼翼地推开了那扇有着华贵金属丝线装饰、刻画着莱斯利家徽的木门。

    领主议事厅中空空荡荡,四周立柱和拱顶上的魔晶石洒下混混沌沌的光芒,位于大厅中央的桌椅都不知被搬到了那里,只余下位于大厅上首平台上的那把天鹅绒高背椅,那是领主的位置。

    坦桑镇的领主,安德鲁子爵便坐在那张高背椅上,他背后悬挂着莱斯利家族最早受封爵位的一代先祖的画像,而他本人则在自家先祖的注视下艰难地呼吸着,这个原本就又高又瘦的男人此刻已经消瘦到近乎干瘪的程度,他的血肉似乎都萎缩了,皮肤紧紧地贴在骨头上,宛若一个苍白干瘪的活死人,他靠在椅背上,头颅摇摇晃晃地搭着肩膀,眼睛毫无焦点地注视着屋顶,一边艰难地呼吸,一边低声呢喃着什么。

    位于座椅两侧的魔晶石发出白色的光辉,将安德鲁的影子拉得老长,并模模糊糊地投影在地上。

    这位子爵先生似乎已经完全失去了自由行动的能力。

    高文握紧了开拓者之剑,带着菲利普和皮特曼走进大厅,一行三人一边警戒四周,一边来到安德鲁子爵身旁,然而那位子爵却好像完全没有意识到三人的靠近,他只是茫然地注视着拱顶,嘴里发出混乱的声音。

    “他的心智被困住了,”皮特曼立刻判断出来,“不过并不严重——我会解除他的诅咒,但邪教徒很可能会被惊动,做好准备。”

    高文微微点头:“动手吧。”

    皮特曼随即将手放在安德鲁子爵的额头,另一只手则从怀中取出了一个小瓶,他用嘴咬掉瓶口的木塞,随后将瓶子里的液体滴了几滴在子爵的头顶。

    一股怪异而浓烈的花香从那几滴液体散发出来,并伴随着德鲁伊法术的发动产生强烈的驱邪、镇魂效果,束缚住安德鲁子爵心智的邪术魔法随之受到影响,开始一点一点地松动。

    突然,安德鲁子爵的眼皮翻动了一下,他从混沌中恢复清明,并看向站在自己面前的高文,眼睛瞬间瞪得老大,喉咙中发出嘶哑可怖的声音:“他在我的影子里!”

   &n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