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黎明之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二十九章 正义的暗器(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高文不知道自己的演技是不是达标,但他认为那个邪教徒一定会上当。

    因为他本身就确实处于虚弱状态,确实没有真正传奇的实力——这方面压根不需要演技!

    对于清楚自己斤两的高文而言,假装战力不济要远比假装仍在七百年前的全盛期容易多了。

    果然,在他刻意表现出体力不支、身体协调性下降的同时,那个笼罩在黑袍中的身影便有了动静。

    那是气息的流露,是终于确定了战意、准备下场刚正面的气息,高文在眼角的余光中看到那个邪教徒黑袍一抖,藏在长袍下面的手臂随之朝这边抬起——一股明显的魔力波动随之在他手中汇聚起来。

    高文早已等着这一刻,但他并未进攻,而是假装被腐化树人打乱平衡,微微踉跄地向着邪教徒的方向移动了几步——他拉近了距离,但在对手看来,这却正是将身体送到魔法射程内的举动。

    变异而晦涩的德鲁伊法术瞬间成型,一团蕴含着腐朽力量的灰绿色光球随之从黑袍邪教徒的长袍下面飞了出来,而高文已经完全锁定这个光球的轨迹,他压根不闪不避,而是在光球击中自己的瞬间撑起了骑士的护身灵气,并同时开启了冲锋!

    “腐蚀法球”在空中划过无声的轨迹,结结实实地撞在高文的肩甲上,但肩甲上却同时荡漾开一圈半透明的能量波动,将法球的全部力量消弭于无形,而高文则眨眼间化作一道白光,并扬起长剑向着邪教徒的脑袋斩落!

    那邪教徒显然愣了一下,然而他已经落入这个圈套:就和任何施法职业一样,德鲁伊法术施法之后也是有魔力缓冲的,在前一个魔法失效之后,他的精神海正在动荡不休,此时此刻面对朝着自己冲锋的骑士,他是连一个最简单的护身法术都施展不出来。

    但就在高文认为这个邪教徒会用身上携带的护身法器硬抗自己这一下斩击的时候,他却看到这家伙做出了一个他压根没想到的惊艳操作——

    这黑袍人猛然后撤半步躲开下劈,紧接着一个铁板桥险而又险地躲过了高文紧接着的一击横斩,随后间不容发地原地翻滚,单手撑着旋转起身,并在起身的同时另一只手探向腰间,唰一下子抽出一把明晃晃的单手剑,“哐”一声格挡了高文的第三次追击!

    这一刻高文眼珠子都快瞪下来了。

    但他却没有时间疑惑,因为这个邪教徒已经躲过了最凶险的几次攻击,他正在重整态势,而一旦让这个魔武双修的家伙真的重整了态势说不定就不好办了。

    所以高文直接将骑士灵气灌注到开拓者之剑上,剑刃瞬间燃起近千度的高温,同时双手用力下压——那邪教徒的格挡虽然惊艳,但毕竟等阶差距实在太大,仅仅坚持了不到两秒,他便不得不拼着左臂被伤的代价翻滚着躲开那几乎要把人点燃的灼热剑刃。

    高文追了上去,开拓者之剑就仿佛一柄血色的光刃般连续劈砍,在空气中留下一道又一道扭曲的高热弧线,而邪教徒则挥舞着单手剑勉力支撑,让高文更加惊掉下巴的事情发生了——这个一身黑的家伙竟然硬生生凭着极端精妙的剑术暂时和自己打了个平分秋色!

    这货到底什么来头?!这说好的是个只有五级的邪教徒呢?这说好的万物终亡会都是法系德鲁伊呢?!

    黑袍邪教徒的单手剑术高超到匪夷所思,而且高文很快就发现这真真是纯粹的剑术,并无一点属于骑士或战士的超凡力量存在——他每一剑都恰到好处,不论攻守都进退有度,完全依靠娴熟的技巧和战斗经验来抵挡着高文的攻势,没有护身灵气,也没有魔力灌注和超凡技能,他就凭一手剑术竟然抗到了现在!

    在这个世界,竟然还有这种不掺超凡力量,单纯锤炼技艺积累经验的武者?那这家伙的德鲁伊法术又是怎么回事?还是说万物终亡会有什么不为人所知的职业体系?

    高文这边是冒了一脑门子问号,但和他对阵的邪教徒却已经苦不堪言:尽管凭借高超的剑术坚持了这么长时间,但位阶上的差距是难以忽视的,事实上这个黑袍人如果不是手握一把接受过赐福的单手剑,而只是拎着一根普通钢剑的话,恐怕开始战斗没几个回合他就要连人带剑被高文一块砍断了。

    几次连续抢攻,高文把对手逼到了角落,他决定不再琢磨对方的剑术是怎么回事,而是直接调动起体内的魔力,同时高高扬起开拓者之剑,释放了高阶骑士才会掌握的“钢铁风暴”。

    黑红色的剑刃挥下,在空中爆发出一阵强光,在光芒之中,那剑刃骤然仿佛分裂成了无数道,一片剑光如同钢铁的暴雨般劈头盖脸地砸了下来,而且每一道剑刃都带着一次威力强大的冲击波,在炽热的“钢铁风暴”冲击中,城堡的坚固地面如沙尘般粉碎、卷起,被冲击波裹挟着一同卷向那名已经完全失去了施法机会,也失去了格挡机会的邪教徒。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