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黎明之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七十章 阴影中滋生(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高文在这个清醒的梦境中漫步着。

    他不知道这种变化的原理是什么,但他猜测这变化的原因多半跟那个倒霉的永眠者邪教徒有关——在吞噬对方那些残存心智的过程中,他接触到了永眠者的零星知识,那些零星知识并不仅仅是记忆资料那么简单,作为超凡领域的“知识”,它本身就是一种力量。

    它们为高文带来了这种在清醒的梦境中活动的能力。

    高文一边走着,一边时不时按照心中所想在手中塑造出一些东西,并在这个过程中发现了这种“塑造”的局限性。大概是因为自己并没有获得真正的永眠者力量,所以他在梦境中所塑造的事物仍然有着十足的“空想”特性,仅仅具备以假乱真的外观,但却没有真正的作用。

    他制造出来的饮料没有任何味道,他按照记忆塑造出的手机也无法开机使用。

    而那些压根不存在于现实世界的空想物品就更是连外形都很难长时间保持了。

    但就是从这残缺无用的能力中,他不断了解着永眠者这一特殊异端教派的本质,以及他们可能的目的。

    沉浸于永恒的梦境之中,尝试在一个虚假的世界里寻求解脱——这大概就是永眠者的追求。他们在梦境世界中塑造假象的能力在高文看来已经达到了完全以假乱真的程度,事实上如果不是提前知道真相,任何一个进入永眠者梦境的人都会瞬间迷失在那个虚假的世界中,而对于心志薄弱之人,哪怕提前知道了真相,也很容易沉溺在假想世界各种美好的事物里。

    虽然外界对永眠者的评价是“制造噩梦的行家里手”,但高文在吞噬了那个邪教徒的残存心智之后,隐约意识到那些编织人心的教徒真正追求的恐怕其实是一个美梦——而制造噩梦只是他们达成目的的某种手段。

    高文走过长长的走廊,在这陌生的地方,他的心智沉静如水,而思绪则格外敏捷。

    套用前世的一句话,沉醉于虚拟世界的人多半是为了逃避现实,而永眠者在高文看来就像是某种群体性逃避现实的虚拟世界狂热者,但他们所逃避的又具体是现实世界的哪一部分呢?

    是魔潮所引发的社会崩溃和生存环境恶化?是宗教格局的变动和其他教派的排挤?亦或者……是众神已死的真相?

    眼前的走廊到了尽头,一扇沉重的橡木门立在眼前,高文皱了皱眉,他在那橡木门上看到了一个有点眼熟的徽记,是康德家族的徽记。

    是因为最近自己在关注康德家族的事情,所以他们的家族徽记出现在了自己做梦的场景里?或者说……这里真的就是康德城堡?

    高文皱着眉环视四周,他确认自己从未到过这个地方,而正常情况下,人类梦境中是不会出现超出自己记忆或者认知的事物的,哪怕出现了光怪陆离的东西,那也多半是平日里所见的事物在潜意识中扭曲而来,但是这个梦境中的一切场景都稳定有序,甚至墙壁上的花纹和每一盏魔晶石灯放出的光辉都毫无瑕疵,联想到自己所吞噬掉的永眠者心智,高文突然怀疑这个场景恐怕脱胎于那个邪教徒的记忆。

    那个邪教徒在康德城堡中活动过?

    犹豫了片刻不到,高文便伸出手去,用力推开眼前的橡木大门。

    大门背后是一处仿佛地窖般的空间,宽广,深邃,笼罩着昏暗的光线,作为城堡中的地下结构,这个“地窖”的规模已经远远超出了必要,以至于仿佛是将地表上的宴会厅搬到了地下一般,而在这样一个宽广异常的空间中,高文看到有一根根直立的柱子连接着地面和上方的石质顶棚,那些直立的柱子表面似乎有着文字。

    高文凑近其中一根柱子,赫然看到那上面根本不是什么文字,而是无数用指甲抓出来的深深凹痕!

    在看到这些凹痕的一瞬间,高文便感觉自己眼前的视线骤然一花,紧接着四面八方昏暗的空间中便浮现出了大量如水般的波纹,在波纹荡漾之中,无数影影绰绰的事物脱离了潜意识层的“伪装”,出现在高文眼前。

    那是一个又一个形似人类的虚影,有着半透明、灰白色的形体,以及模模糊糊并且隐隐透露出麻木表情的面容,他们影影绰绰层层叠叠地站在这里,那虚无的双眼空洞地凝望着整个“地窖”的中心。

    这些人影浮现出来的时候吓了高文一跳,但后者随即便意识到这些影子根本没有察觉自己的存在——或者说,这些影子恐怕压根没有思考的能力。

    在镇定下来之后,他循着这些影子注视的方向望去,结果赫然看到这间“地下大厅”的中心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个石质的平台,在那平台上,则摆放着一口巨大而华丽的棺材。

&n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