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黎明之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七十一章 永暗海域的传说(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无论如何,康德领都是必须要去一趟的,而且高文要亲自去。

    安苏王国体制松散,王室对边远地区的保护力度就如统治力度一样低下,而且南部地区承平日久,战斗力再强的军武家族在这种环境下也会慢慢衰颓,所以身处极南境的高文几乎不可能指望任何来自第三方的支援(这种环境大概也是导致邪教徒能够对这一地区进行大肆侵蚀的原因之一),而等不来支援只是高文决定亲自动身的其中一个因素,另一个原因则是他在那“梦境”中看到了一样东西。

    他对赫蒂和皮特曼提到永眠者在康德城堡中留下一样邪物,但他并未说明那“邪物”是什么东西,然而事实上,他已经看见了那样事物,并且认出了它。

    那东西就位于地下大厅中心的华丽石馆前,像个接受供奉的“圣物”般被放置在一个小型祭台上,它是一盏精致的魔法提灯,而在七百多年前,高文·塞西尔将它作为一件礼物送给了当时在开拓者队伍中担任随军牧师的赛琳娜·格尔分。

    那曾经是一位温柔沉静的女士,是一位被开拓者们深深信赖的、在黑暗与恐慌的年代用梦境治愈过无数战士的心灵创伤的梦境之神女神官,她虔诚的信仰和杰出的贡献让她在不到三十岁就成为了北方开拓军中的梦境主教,如果命运没有开个恶劣的玩笑,那么她甚至有可能成为梦境教会教皇的候选人之一,成为一个像高文·塞西尔那样鼎鼎有名的开拓英雄。

    但在那次尝试沟通众神的神秘仪式中,她随着当时的梦境教会教皇前往了先祖之峰,没有人知道那次仪式以及之后举行的会议上究竟发生了什么,高文只知道,在那命运的一天之后,包括德鲁伊教派、梦境教会、风暴之神教会在内的数个教派便成为了人类社会的敌人。

    没有公开宣布的决裂,没有宗教朝堂的辩论,几个教派就好像是同时发了疯一般冲出了先祖之峰的会场,随后他们分布在整个大陆各处的信徒也好像接到了某种指令般同时离开了各自的教堂与集会所,某个不可见的巨大心灵之网似乎从那一天起便笼罩了每一个黑暗教派的成员,在短短几天内,几大教会先后堕落,并彻底消失在世人眼前。

    由于当时的整个先祖之峰都被圣光教会和战神教会的武装神官封锁,因此谁也不知道那天的实情如何,几大正神的发言人在那之后对外的解释是“少部分极端的教会无法接受与其他信仰和平共处的条件,因而选择叛逃”,但在高文·塞西尔,以及日后的高文心中,他始终对这个解释心存疑虑。

    而至于赛琳娜·格尔分,她也是从那天之后便再也没有出现过,昔日用梦境抚慰战士们的伤痛,被开拓者们信赖的温柔女神官消失了,她可能像一部分堕落德鲁伊那样冲进了刚铎废土,也可能变成了某种更扭曲、更黑暗的存在,高文不知道那位旧日友人最终的结局是怎样,他只知道,七百年后的今天,赛琳娜·格尔分的一件遗物出现在了这里,被作为某种邪恶献祭仪式的核心安置在康德家族的古堡中。

    他认为自己有必要回收那东西,这或许那有助于他搞明白七百年前的先祖之峰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或者至少搞明白最初的那批神官在堕落为邪教徒时都产生了什么样的变化。

    在康德古堡中进行成长蜕变的邪恶力量还没有进入全盛状态,根据梦境中感应到的进度,高文可以慢慢筹备,来给自己安排一个既能够进入康德古堡,又不会引起维克多·康德子爵警惕和怀疑的机会——他不打算全副武装地打进去,而要在事件爆发前找个机会阻止它。

    一位公爵要拜访一位子爵是很麻烦也很引人注意的事,但一位目前只有名号,本质上只是个开拓领主的公爵要拜访“邻居”就不是那么复杂了,高文知道康德领出产的粮食和草药有很大一部分会被送到坦桑镇,随后被塞西尔领购买回去,而且前不久塞西尔领还从坦桑镇购买了一批奴隶(是正规的、由奴隶贩子售卖的奴隶),这就意味着两个领地其实有着不少贸易往来,这就是个造访的理由。

    他准备了一套说辞,并交代赫蒂去办:“派信使过去,就说我将会造访,商讨来年采购粮食与药材的问题——塞西尔领会大量采购物资,而这些东西从坦桑镇的市场上倒手一次不但价格上涨,还很耽误功夫,我们可以在塞西尔领和康德领之间建立一条新商路,反正咱们也准备开发白水河北岸了,这件事值得我去跟他谈谈。”

    赫蒂点点头:“我明白了。”

    在安排完这件事之后,高文揉了揉眉心,把注意力放到了另一件事上。

    “你们两个听说过‘永暗海域’么?”

    赫蒂与皮特曼顿时一愣,面面相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