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黎明之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七十三章 不安的风(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雨开始下大了。

    寒冷的气流带来了愈发寒冷的雨,按照这一地区往年的天气,这或许是降雪前的最后一次降雨,而康德领一向是整个南方地区降雨最丰沛的地方,此刻也不例外。

    雨滴已经连成雨帘,顺着风势倾斜着挂在天上,泼洒在旷野中,也泼洒在城镇里,泼洒在康德家族古老的城堡外墙上,雨水汇聚成水流,沿着那因时光侵蚀而斑驳凹凸的暗红色尖顶和黑色外墙流淌而下,并在愈发昏暗的天光中呈现中一种黑油般发亮的质感。

    但是城堡厚重的外墙隔绝了外面风雨的声音,也隔绝了不断加强的寒冷气息,在古堡的大堂中,魔晶石灯照亮了所有的角落,往日里那种哪怕点满灯光也会影影绰绰的情形不知何故消失了,现在整个古堡都在魔法灯光的映照下变得灯火通明,再加上各处熊熊燃烧的壁炉和火盆,整个家族城堡中充满了光明和温暖的气息。

    仆役们在各处卖力地擦拭着桌椅与灯架、雕像,让所有这些具备历史和家族荣耀的事物在灯光中闪闪发亮,他们谈论着外面越来越冷的天气,谈论着今年领地上庄稼和药材的收成,也谈论着子爵老爷今天要招待的贵客——整个城堡都从两天前就开始打扫,所有东西都变得焕然一新,那客人的身份可不一般。

    然后他们看到城堡里的老管家,上了年纪却仍然腿脚矫健的卡特老先生从大厅的楼梯上风风火火地跑了下来,身后还跟着女仆和男仆的总管,他们像一阵风般地跑过整个大厅,跑向那扇大门,女仆长同时还在高声对那些手脚笨拙的女仆喊话:“赶快把水桶收起来!”“不要把抹布留在台面上。”“傻姑娘,快回厨房去!不能让公爵看到一个穿着脏裙子的低级女仆站在大厅里你明白么?!”“所有人回到自己的位置!客人来了!”

    维克多·康德子爵从二楼的楼梯走下来,在管家快要接触到大门的时候,他正好站到大厅中心的位置,这个位置可以让他以最恰到好处的路程张开双手欢迎贵客,既不会让客人等待太久而尴尬,也不会让城堡的主人殷切的像个下等的仆人。

    老管家来到了大门前,掏出手帕仔细擦过手,同时在心中默默数着时间,按照塔楼的卫兵传递消息的时辰以及自己的行动速度估算着敲门声会在什么时候响起。

    当他默默数到三十的时候,大门被叩响了。

    不能让公爵这样的贵客敲第二次门——哪怕负责敲门的只是公爵的车夫或者卫兵也是一样,但也不能立即开门,这会有失体统,所以卡特又在心中数了三下,在第二次敲门声响起之前,他命令大门两旁的士兵拉动了轮盘。

    极为沉重、可以抵御攻城锤八十二次撞击的“家门”在铰链和轮盘的力量下打开了,吱吱嘎嘎的沉重声响中仿佛带着康德家族三百年的威严。

    而一个有着七百年威严的人走进了大门,寒冷的风雨在他身后卷入大厅。

    立刻有仆人上前接过客人解下来的披风或帽子,并有杂役跑出去接应停在外面的马车,高文带着琥珀和菲利普骑士走进了康德堡的正厅,他看到一位头发快要全白、脸上已经有很多老年斑、穿着黑红色长外套的老贵族张开双手向自己迎来,这位维克多·康德子爵比他想象的要老一些,但腿脚显然还很好。

    “啊,今天这座城堡迎来了有史以来最尊贵的客人,一位活着的传奇!”康德子爵高声说道,“真抱歉让您在这样恶劣的天气里登门——如果我能有控制天象的法术就好了。”

    “事实上我很喜欢下雨的天气,”高文没有接受子爵的拥抱,仅仅和对方握手,这并非冷漠,而是高爵位与低爵位见面的规矩:低爵位者必须表现出相当程度的热情与尊敬,但除非双方是明确的隶属关系,否则高爵位者必不能接受,只是应该还以一定程度的礼貌,这些乱七八糟的传统在高文看来简直麻烦的要死,但这时候遵守一下并不会掉块肉,“在雨下下来之前我已经看到了康德领肥沃的土地,雨落下之后我又看到了不错的雨景,这还是挺值的。”

    “您能满意那是最好,”维克多·康德笑了起来,笑容平和而坦然,像个再正常不过的、上了年纪而且家教良好的老绅士,“我已经为您准备了接风的宴席,就在这间大厅后面的餐厅里。”

    琥珀一直低着头站在高文身后,这么严肃正经而且“贵族范儿”十足的场合是她很不适应的,所以也就难得地保持了安静,不过在听到“吃饭”的时候她的耳朵还是出卖了自己,那双源自精灵血统的尖耳朵立刻便抖动起来,跟雷达似的在脑袋上转来转去,仿佛在搜索着更多跟“吃”有关的信息。

    高文则是一边笑着应承一边偷偷打量着眼前这位老子爵的样子。

    苍老,但仍然健康,笑容坦然,气质温和中带着一点轻松,他身上完全看不到一点跟邪教徒有关的气息。

    可这并不能作为判断的依据。

    他微笑着,接受了老子爵的宴席邀请,带着琥珀和菲利普骑士走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