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黎明之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八十二章 信与烂摊子(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看到莉莉丝·康德的身影随着康德子爵一同烟消云散,高文显得有一点惊讶。

    他并没想到莉莉丝·康德竟然也是个噩梦产物。

    在他原本的推断中,莉莉丝·康德应该是个活人,是整个城堡中唯一保持清醒的“造梦者”,但很显然,他在这方面的判断出现了失误。

    他和琥珀一同来到那口巨大的石馆前,看到了里面的两幅骸骨以及子爵夫人那被魔法保护、仍未腐烂的尸体,于是这才恍然:莉莉丝·康德真的是死了,或许是为了启动这个可怕的造梦仪式,也或许是为了更好地“接触”到自己的丈夫和儿子,她是真的放弃了自己的生命。

    在北塔地窖中徘徊的,提着提灯在城堡中徘徊的,只不过是她的影子——怪不得这位子爵夫人身为“造梦者”,却三十年都没有离开这座城堡,并非是高文想象的那样不愿离开,而是她已经无法离开这里。

    但这些事情都已经不再重要,梦境已经结束,真实世界的阳光正照耀在这座黑暗而古老的堡垒上,不管是造梦者还是入梦者,都已经随着梦境的结束而回到了他们应该去的地方。

    他们留下的,只有现实世界的一片烂摊子。

    琥珀仍然有点愣神,这不可思议的一次历险经历让她脑子里面乱糟糟一片(当然,她的脑子可能经常乱糟糟的),看着眼前的石馆和棺材里的三具尸体,她良久才蹦出一句话:“所以咱们其实是和三个死人纠缠了这么久?”

    “是这整片土地和他们纠缠了三十年,”高文摇摇头,“永眠者……果然是三个黑暗教派中最危险的。”

    “一个从棺材里爬出来的人看着三个躺在棺材里的人感叹邪教害人,我这辈子再没见过比这更灵异的事儿了……”琥珀不知道瞎想了点什么,突然打个激灵自己吓唬自己地说道,随后她低头看了看脚下,突然有所发现,“哎,高文,这边有几张纸哎!”

    几张正散发出微光的附魔羊皮纸散落在石馆前,这正是之前维克多·康德子爵消失的位置,高文惊讶地把它们捡了起来,看到上面有着康德子爵的字迹:“这是……康德子爵留下的?”

    “他留下的?是留给你的信么?”琥珀一愣一愣地眨巴着眼睛,“快看看是什么!”

    “确实是信,但不全是留给我的,还有写给国王以及对外公开的信函。”高文飞快地翻看着那些羊皮纸,上面的工整字迹进入他的视线:

    “我是维克多·康德子爵,安苏王室册封之贵族,南境康德镇及周边诸田庄、庄园、村落之领主,我以康德家族历代先祖之名起誓,我所言之事皆属真实,而这些事实应公之于众,以警醒世人。

    “我的家族,被永眠者诅咒了。

    “……邪教徒用罪恶的仪式魔法腐蚀了我的领地,三十年来,有无数无辜者丧生在这个仪式魔法中,我的妻子被邪术控制,我的灵魂亦难逃诅咒,成为了它的帮凶……

    “……如果没有高文·塞西尔公爵的帮助,我将永不得安宁——公爵响应了我的求助,是他舍生忘死的帮助,才解除了笼罩在我和我家人头上的诅咒……”

    “此致国王陛下——您忠诚的封臣向您问候,这将是我发给您的最后一封密函,发生在康德领的事件……

    “事情经过如上所述,我以我最后的人性和我的姓氏向您保证,一切真实无误。

    “我已无子嗣或直系亲属可继承爵位及财产,我的妻子亦然,我二人仅有一位血缘极远的侄子具备继承资格,但他先天心智不全,难以承接贵族荣耀,因此我愿按照王国法律,将继承自先祖的封地交还王室,但在此之前,我必须对塞西尔公爵的恩情进行偿还——这是救赎灵魂的恩德。

    “我愿将我名下除土地之外的所有财富——包括城堡中的藏书、财宝、古董等物,以及康德领南部不属于封地的六座开拓农庄无偿赠与塞西尔公爵,并承认他对这些财产的任意处置权。

    “我领地上今年所产出的所有财富,除应上交王室的部分之外,也一并赠与塞西尔公爵。”

    在一封给南境诸贵族的公开信以及一封给国王的密函之外,又有一封信是留给高文的:

    “高文·塞西尔公爵,当您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的灵魂应该已经重获安宁。

    “对于这个结局,我只有欣喜与平静,而无任何怨愤,如果非要说有什么令人遗憾之事,那便只有我未能履行曾经的诺言——我曾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