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黎明之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八十七章 不安定的冬日(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高文的话在卡迈尔心中掀起了巨大的波澜,以至于他整个人的闪烁频率都变成了4/4拍,并且颜色整体发蓝起来——并不是他听不懂高文的意思,而是这个思想跟传统的魔法道具生产理念实在差别太大了。

    即便在技术力高超,部分普通魔法物品已经实现量产的刚铎帝国时期,很多魔法道具也是作为一种昂贵物品存在的,人们似乎从一开始就将此类魔法道具当做一种稀有、昂贵,可以代代相传的宝物来看待,家传的宝剑,家传的指环,家传的护符……这些东西用个几十年甚至两三百年都是很正常的事情——刚铎帝国的技术虽然先进,但由于技术的畸形,他们能够量产的魔法物品其实从一开始就被限定了品种,基本上只有魔力灌注、魔力塑形类的东西可以量产,而需要深入加工的、要有魔导师参与制作的东西,仍然维持工坊或者实验室生产的模式。

    因为魔导师无法量产。

    所以刚铎帝国虽然技术先进,发展速度却并不快,尤其是在后期,深蓝魔力井的潜力被发掘差不多之后,整个帝国的强盛和物质的丰富已经不是技术推进的结果,而更多的是“积累”起来的。

    所以卡迈尔从未想过,所有的魔法装置都变成一种廉价、量产、快速消耗的工业产品之后到底会产生什么样的变化。

    然而他却无法反驳高文的话——他虽古老,却不顽固,他只是一时间被自己的经验限制了思维,但只要把思路打开,他便会意识到高文说的是对的。

    魔法道具变成祖传宝物,不是因为使用寿命长才变得宝贵,而是因为过于宝贵所以人们不得不让它长久使用,假如一种魔法装置可以在工厂里大批量地生产出来,可以让每个人都能轻易购买和使用,而且它还能在十几年甚至几年之内就更新换代一次,那人们还需要把它珍而重之地代代相传么?

    高文自己在说出这些话的时候也有着自己的考量——他虽然强调工业产品的“消耗性”,但他也是在思虑周全的情况下才这么说的。不管什么时候,使用寿命终究是个衡量产品质量的重要指标,并不是说能够工业量产的东西就完全可以不在意寿命了——尤其是战场上的装备,那更要皮实耐用才可以。

    不同的东西有不同的寿命需求,半永久工事和一个炮管(加速轨道)的寿命需求肯定是不一样的。

    因此他进行了一番材料测试和计算,用超过设计强度的魔力场给斥力基板供能,测试各种极端环境对红铜基质的损耗,最终才确定这东西在承受长时间过载的情况下仍然是可以满足需求的。

    其实之前他在这方面也曾陷入误区:他考虑过通过过载的方式来加强某些魔导装置的短时间出力,但跟赫蒂提起之后对方总是会说这样将严重影响魔导装置的寿命所以得不偿失,再加上还有很多别的事情要忙,他就没在这方面过多深究,直到有一天他忍不住问了赫蒂一句,问她某个装置在经常过载的情况下能保持多长时间的稳定运转,后者一脸严肃地跟他说了一句话:

    “先祖啊,那样一来魔法阵用不了四十年就会元素溶解化了啊!”

    然后高文就意识到在关于“使用寿命”这个问题上,自己跟当地人的世界观是不一样的……在他们眼里一个魔法道具如果用不到曾孙子辈那就算是白扔了……

    “根据我的测试,用红铜基质的通用基板当做斥力发生器的话,加速导轨可以连续发射三千至四千次炮弹——当然这是粗略估计,具体还要做出成品测试之后才能确定,而且这个数字还会受到环境影响,但不管怎么说,我认为这个使用寿命是完全达标的。”

    “三千次发射么……应该确实是够了,”卡迈尔回忆了一下自己在符文锻造厂中看到的生产符文基板的方式,不得不承认这个使用寿命真的完全足够,“那么加速导轨的问题解决了,不过炮弹上使用的阵式……这似乎是精灵体系的法阵?”

    “没错,风之祝福,飓风后缀的基础法术,娴熟的精灵游侠们会在自己射出的每一支箭上附加风的力量,这可以让飞行物几乎免受气流的干扰,还能极大加强它的飞行速度和距离,我想这东西同样可以用在炮弹上——虽然体积大了点,但炮弹也是飞出去的嘛。”

    卡迈尔犹豫起来:“精灵的魔法体系和人类的魔法体系……”

    “人类基本上无法使用精灵魔法,这是因为两个种族的大脑结构有细微差异,导致人类感知魔力的方式都跟精灵不一样,释放起法术来当然也截然不同,因此精灵魔法必须转换成人类的法术模型才能被人类施法者掌握,而遇上那些无法转换法术模型的,就彻底没办法由人类之手施展出来了,但是……”高文点点头,后半句话却突然语气一转,“这只是施法者在施放法术时会遇上的问题,法阵和符文不存在这种差异,数学不存在这种差异!”

    “您的意思是……”

    “我从索尔德林那里要来了风之祝福的‘法阵表达式’,这是一个基于精灵法术的魔法阵,精灵可以把它画出来,人类也可以把它画出来,不管是谁画的,它都照样能生效,”高文不紧不慢地说道,“但这个魔法阵还有些过于复杂,耗能过高,需要的刻画材料也过于昂贵,所以我希望你能对它进行优化——用符文逻辑学中的公式来重构这些符文。元素的语言是通用的,这些符文虽然是精灵所用,但它们的元素意义和人类的符文并没什么区别。”

 &nbs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