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黎明之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九十五章 同胞?(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完全打乱了索尔德琳(林)的思绪,在第一时间,他想到的不只是边境封锁会给自己的越境之举带来多大麻烦,更是这件事对提丰和安苏之间的局势将产生怎样的影响!

    提丰和安苏的关系正处在历史最冰点,但哪怕冰点,和全面战争之间也是隔着一层宣战的,两个国家目前还没有打起来,不只是因为时机不到,更是因为它们各自的最高层仍然在进行最后的统合与准备——安苏方面的局势还不明朗,但在提丰一面,主战派已经占据绝对上风,目前最后的反战派和中立派是挡在那位雄才大略的皇帝面前最后一道障碍。

    只不过反战一方虽然式微却也并非毫无发言权,仍有几位实权贵族在想办法拖延这场大战,而那位原本力主战争,却在近年逐渐转为中立的裴迪南大公将是决定性的因素——他的表态将决定反战派是否还能继续拖延……

    目前驻守在冬狼堡的“狼将军”安德莎·温德尔,是裴迪南·温德尔的孙女。

    发生在冬狼堡的战斗情报一定会以最快的速度传回提丰帝国,战斗的详情则会被送到裴迪南大公的面前,而在这之后不久,安苏南境遭到怪物袭击的情报也一定会按照同样的轨迹被送到提丰——反过来也一样,驻守在安苏边境的罗伦家族肯定也已经得到了冬狼堡遇袭的消息,很快安苏的那位弗朗西斯二世也将看到这些情报。

    这个时代的信息传递虽然迟缓又漏洞百出,但那些位高权重之人仍然有足够的能力可以不计成本地在第一时间得到这些情报,那么这些情报会产生什么影响?

    稍有头脑和警惕心的领袖都会意识到刚铎废土的威胁。

    七百年时光确实让人类王国变得贪图安逸,变得迟缓松懈了,但那么大一个刚铎废土就在他们国境线外面摊着,那么多有关古帝国覆灭的历史就在他们图书馆里放着,那么多对抗废土魔潮的英烈画像就在他们墙上挂着(不包括某个死了七百年突然自己爬出来的),只要那些国王和大臣们还没有彻底失了心智,他们在接到畸变体冲出废土的情报之后就会第一时间意识到这是个巨大的威胁:一个共同的敌人。

    现在索尔德林只想知道冬狼堡遇到的袭击规模有多大,损失又有多大——冒险者描述情况的时候总是习惯夸张,尤其是在自己女装之后,那些男性冒险者在他面前说话更是十句里只有五句能信,虽然索尔德林不太明白为何会这样,但他必须把自己听来的情报好好过滤一下才行。

    攻击塞西尔领的畸变体最后数量达到了三千多,里面还有可以发出强大魔法轰击的大型个体,那是足以毁灭一座中小型人类城市的怪物大军,结果它们全都倒在了塞西尔南城墙外面,然而塞西尔领那些不讲道理的强大军队与常规部队比起来根本不具备对比性……如果以冬狼堡的军队防御水平,在遇上同样数量的畸变体之后会打成什么样?

    而且塞西尔领有对付畸变体的专家,冬狼堡的人类军队却从未面对过同样的敌人,这也是个影响因素……

    索尔德林皱着眉,情报太少了,他什么也分析不出来,但他觉得如果冬狼堡真的遭遇了重大损失,那么势必会影响到提丰帝国高层的战争倾向——当然,已经开动的战争机器不是那么容易停下的,可是反战派或许将在这之后重新掌握至关重要的话语权……

    战争可能会被推迟,假如在这个过程中畸变体再次大举进犯的话,那么战争消弭也不是不可能……

    索尔德林摇了摇头,大口喝下杯中啤酒,他觉得自己可能是太过乐观了——他总是很乐观地看待人类,但七百年的游历生涯中他见识了太多人类的蠢操作,这个寿命短暂的种族虽然有着惊人的创造力和学习能力,但“短视”的毛病更让人头疼,像高文·塞西尔那样眼光长远的人在这个种族中可不多见,所以说不定提丰和安苏的统治者压根就不会在意这些威胁,他们还是会打起来……

    就在这时,旁边那个冒险者的声音打断了索尔德林的思索:“美丽的小姐,您看上去忧心忡忡——有什么我能帮忙的么?”

    五大三粗的冒险者强装优雅绅士也真是不简单,索尔德林心里这么评价了一下,回以一个礼貌的微笑:“我想通过关卡前往提丰,你能帮忙?”

    冒险者的表情略微僵硬了一下,但还是硬着头皮问道:“你这种时候想要通过边境是做什么?”

    “我要到提丰那边的精灵监控站去,”索尔德林坦然说道,他并不担心在这里说出自己的目的地会有什么问题,“我已经多年没有和故乡联系了——没想到人类之间的摩擦却要给精灵造成这么大的麻烦。”

    “额……通行证只发给提丰人,或者在冬狼堡里有担保人的异族人和外地人,”冒险者挠了挠头发,“我自己是有通行证,但我没有资格担保别人……”

&nbs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