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黎明之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九十八章 吸引力(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桑提斯反应了一会,才想明白对方口中“像你一样的朋友”是什么意思。

    他看着卡迈尔的眼睛(大概是眼睛的位置):“您指的是平民出身,不受传统法师圈或贵族家族控制,可以自由加入塞西尔领,而且有一定知识基础的法师么?”

    卡迈尔微微点了点头:“领地上仍然缺乏足够的学者——虽然我们从附近领地招募了一批落魄学者和法师,但那远远不够,质量和数量都不够。我曾经和詹妮谈过,我知道她的出身有些……特殊,所以她在王都并没什么人脉可言,但你不一样,桑提斯先生,你虽然出身平民,但至少……你是一个正统的、接受过完整教育的施法者。”

    一个出身正统的王都法师,哪怕是混的最惨的那种,也和奴隶出身的詹妮有着本质的不同——桑提斯的“阶级”注定了他必然会有自己的法师社交圈子,有能够平等对话的其他施法者。

    如果说詹妮当年只能被关在法师塔里和其他奴隶进行有限的交流,那么桑提斯至少人身是自由的。

    “我……确实认识一些王都法师,”桑提斯犹豫着开口了,“不过能和我交往的人基本上也都是混的不如意的落魄者,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被王都的主流法师圈子所排挤……”

    “那或许正符合我的要求,也符合领主的要求,”卡迈尔说道,“你在教授符文逻辑学和魔导基础课程,你应当了解这片土地上正在发展的是一种崭新的魔法技术路线,在这个特殊的领域面前,传统的法师等级并没多大意义,我们真正看重的是研究者探索未知的态度,接受新事物的能力,以及最基本的数理、逻辑天赋。我想你的朋友中应该不乏这样的人。”

    桑提斯思索了一下,缓缓点头:“我可以试试看。”

    “很好。不过我还想多提一句——很多时候‘被主流领域排斥’并不等同于‘有着得天独厚的天赋’,大多数情况下一个人被社交圈子排斥只是因为他真的很蠢,只不过这种人总是会用“我的天赋无人能懂”来麻醉自己。我不希望自己的直言不讳伤害到你的感情——但我也不希望给领主带来麻烦。我见过太多自我优秀的人,他们总是很难缠的。”

    桑提斯忍不住笑了起来,看上去一点都没有生气:“当然,您说的很对。我也是见过很多类似这样的人的——在王都,落魄的法师们总是会结成大大小小的圈子,就像上流社会的法师贵族们举行聚会一样,在这种‘底层秘法会’里,经常有很多抱怨怀才不遇的人,只不过他们中只有一小半是真的怀才不遇,另外一大半却是真的什么都不会。我在这种圈子里混迹了很多年,自然会甄别他们。”

    “那就好,”卡迈尔放下心来,“那么让我们去找领主吧——这种事情应该让领主知道。”

    高文站在塞西尔领及其周边地区的地图前,看着那些蜿蜒起伏的山川、平原、森林线条陷入了沉思中。

    这幅地图是他亲手绘制的,在保证直观易懂的前提下尽可能还原了卫星视图的所有细节,并将七百年前开拓军团沿途所发现的各种矿脉资源点也都标注其上,他还记得自己在书房里埋头绘制这幅地图时所发生的事情——赫蒂震惊的无以复加,琥珀直呼老粽子肯定是提前把地图备好了才专门假装画地图吓人,瑞贝卡则因为赞同琥珀的观点而被赫蒂敲了脑袋——但随着高文折腾出来的新东西越来越多,他自己本身还是个最不合理的“死而复生者”,这幅不可思议的地图所带来的冲击也就渐渐淡了下去。

    高文相信,随着自己编写的绘图技法被传授出去,大家对这幅高精卫星图(手绘版)的惊奇会更少的。

    琥珀则站在他身旁,也瞪着眼睛跟着他一块看地图,但她压根不知道高文在看什么,跟着瞅了半天之后终于忍不住了:“哎哎,高文你看什么呢?”

    高文抬起手,在地图上方某个位置点了一下:“这是康德领。”

    随后他的手向下移,并圈出一大片地方:“这里是北部荒原,然后是北岸开拓区,白水河,塞西尔领……矿山镇在这边,这一边则是西部伐木场和新建立的‘霜林村’……最后是东南和西南两块预备明年春天进行开垦的屯田点,目前塞西尔的势力就是这一片了。”

    琥珀瞪着眼睛看着高文:“康德领已经被你划进去了么!”

    高文没有搭理琥珀,而是继续仿佛自言自语地说道:“目前塞西尔领主城区的人口是一万五千人,其中包括入冬之后从康德领迁移过来的大批工匠和居民,以及从莱斯利领等地购买的农奴和最后一批流民。但康德领那边由于行政建设不完善,入冬之前的人口统计并未完成,也说不清那边能有多少人口……”

    高文不清楚地球上中世纪欧洲的一个子爵领或伯爵领会有多少人口,但他知道在这个世界,由于人类体质本身就较强,还有丰饶神术和德鲁伊法术之类的东西来确保粮食的基本产量,所以尽管底层人民过着非常穷困艰难的生活,他们的人口却是不少的,即便在这荒废已久的南境,也有大量人口分散在这片土地上。

    只不过这些人目前还不能算是塞西尔领的子民,哪怕是已经事实上成为塞西尔领卫星城镇的康德领,从法理上也还是独立的。

    琥珀则瞪着眼睛看着高文在那一脸严肃地分析领地境况,听了半天没搞明白眼前这个男人到底在说些什么:“所以呢?你是觉得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