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黎明之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零一章 一个仆人(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魔法师丹尼尔惊恐地看着整个世界在他面前慢慢坍塌——那金碧辉煌的奥术尖塔,那无与伦比的魔法殿堂,那个自由肆意、充满光明和希望的世界就这么无声无息地在他面前崩解了,而一个恐怖的意识则正在迅速降临到他面前。

    降临到“面前”只是一种错觉,深入了解过心灵秘术的丹尼尔很清楚真正的事实是什么——他的思维被入侵了,而且这个入侵者的强大已经达到匪夷所思的程度。丹尼尔在自己的头脑中构筑着能够屏蔽窥探、加密记忆的幻象和诱饵,但入侵者就好像完全无视那些防御手段一般直接冲垮了一切,在那短暂的一秒钟内,他只感觉自己的大脑被强塞进去一股无比庞大的信息洪流,那股信息洪流他根本无从抵抗。

    在这么庞大的信息冲击下,所有的思维屏障和记忆缓冲都毫无作用。

    在仅剩的一丝理智中,丹尼尔想起了前不久在心灵网络里公布的信息,那些有关于“域外游荡者”的资料,还有关于那个死在域外游荡者手上的永眠者主教的情报,他意识到了自己头脑中那些不可能被人类大脑处理的庞大信息到底是什么,而在意识到这一切之后,他的第一反应就是立即切断网络——

    他的思维迅速在心灵网络和现实世界之间跳跃着,在某个幸运的、不到一毫秒的瞬间里,他看到了自己位于提丰边境的魔法实验室,那个笨拙的女学徒正在不远处的实验台旁边处理样本,他用尽全身力气抬起手,但在下一个瞬间,他就发现自己又回到了不断崩塌的梦境世界。

    周围的宫殿楼宇还在缓缓崩塌,城市中的行人就好像抽象的油画般在空气中溶解,老法师挤压出自己肺部的最后一丝空气,发出最后的喊叫:“他在网络里——”

    然而他的喊叫只是他自己脑海中的幻想,事实上他只是呆愣地站在原地,一个声音则在他脑海中炸裂:“站那别动,我已经抓到你了!”

    在这一句话之后,周围的景象终于被彻底改变。

    辉煌的梦境之城消失了,视野中只有一片无边无际的宽广水面,水面上耸立着一个又一个的、诡异的金属平台,一片没有任何星辰天体的天空覆盖在这片水域上空,无数庞大的几何图像在那天穹之上不断变换、重组,形成各种各样难以理解的景象,而这个世界的主人,一个留着淡金色短发的男子则静静地站在他面前。

    那是安苏王国开国先君查理一世的面容,在“永恒梦境”中,有不少人都喜欢把自己塑造成这幅形象,但老法师知道,眼前这个“查理一世”是比任何永眠者都可怕的存在。

    “域外游荡者……”他喃喃自语道。

    “老实说,我不是很喜欢你们给我起的这个名字,听起来别扭的很,”高文一边说着一边打量眼前的老法师——在这个人被拖进来之前,他的形象是一个身披繁星魔法长袍、手执宝石法杖、气质威严沉稳的中年人,但在这个只遵循高文所设定的规则的“夹缝世界”中,外来者被强行褪去了所有伪装,他只是个穿着黑色法师袍的、干瘪瘦弱的老头而已,“你的名字是丹尼尔……有趣,提丰人,是么?”

    “你怎么知……”老法师先是惊愕地瞪大了眼睛,但紧接着就意识到在这个问题上产生疑惑是愚蠢的:面对这个域外游荡者,人类的心智能有多少反抗的力量?

    但事实上高文所知道的东西还真不多——他能利用自己强大的记忆冲击摧毁大部分永眠者邪教徒的头脑防线,或者利用自己在心灵网络中设置的陷阱漏洞把一个永眠者和总网隔离、拉入异常数据空间,但读取记忆却是更加高深、更加复杂的操作,他有这方面的知识,可距离熟练还差得远。

    他只不过读取了这个老法师的表层记忆而已——只是在那表层记忆中,就已经有很多有趣的东西了。

    这个名叫丹尼尔的老头,在成为永眠者教徒之前首先是个法师,而且还是提丰帝都法师协会的一员。

    邪教徒会吸收新成员,这一点很正常,从贫苦的平民百姓到心灵空虚的贵族都是他们下手的目标,当初的康德领子爵夫人莉莉丝便是被邪教徒蛊惑才步入了歧途,还有更早时候遭遇的万物终亡教徒巴德·温德尔也差不多如此,但据高文所知,很少会有法师堕落成为邪教徒的——因为法师有着特殊的世界观和信仰体系,他们首先就已经是超凡力量的使用者,因此很难被超凡力量所蛊惑,其次他们有着魔法女神弥尔米娜这个宽泛的信仰,这位女神被认为是万法源头,如果一个法师真的决定去信点什么,信仰一个魔法女神不比信一群做梦的疯子要强么?

    但在看过丹尼尔的浅层记忆之后,高文意识到如果一个垂垂老矣的法师在魔法的道路上走到了尽头,走到了走投无路的境地,而同时他本人在意志上还有着可以被利用的薄弱点……那么他沉溺于梦境似乎也不是不可能。

    在“弥补现实世界带来的遗憾”这一方面,永眠者实在是有着太大的优势了。

    另一方面,老法师丹尼尔在最初的惊恐之后终于恢复了冷静,他已经偷偷尝试过脱离这个地方或者释放一些法术,但却发现自己已经彻底被困在这里,连带着精神力量也仿佛被冻结一般——在这个心灵领域,心智受控就意味着万事皆休,哪怕在外面有着再毁天灭地的力量,他也无法对抗梦境的主宰者,所以他果断选择了自保,并努力降低姿态:“你……您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法师是个务实的群体,这一点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改变,丹尼尔不会在这种情况下强撑什么,尤其是他知道自己眼前的还是个“域外游荡者”,一个很可能不具备人类情感的不可名状之物之后就更是如此。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