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黎明之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一十九章 桑提斯的家(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欢迎你!
?    小女孩把头探出门,带着一分紧张和九分好奇探头探脑地看着停在门口的三辆马车——悬挂着贵族徽记的大型马车与这片街区显得格格不入,但总比停在鲟鱼街要好很多,已经有一些住在十字街的人被吸引,远远地对着这边观望着,但没有人敢过于靠近身穿黑色钢铁轻铠、身披暗蓝色勋章罩袍的威武士兵站在车旁,他们腰间佩戴的、带有奇特扳机和符文的黑钢长剑令人望而生畏,对于十字街的居民而言,这样的士兵是绝对不能招惹的。

    从屋里传来了母亲的叫喊“佩佩!不要把门开着!快回来!”

    小女孩最后恋恋不舍地看了站在家门附近的士兵一眼,那披坚执锐的英武士兵注意到小姑娘的视线,带着和善的笑意对她点了点头。

    小女孩低低地惊呼了一下,飞快地转身跑回家中。

    “公爵命我返回王都招募一批法师,”堂屋内,桑提斯对自己的父母解释着自己突然返家的缘由,“我不在家住,之后要去皇冠街的公爵府邸。”

    中年夫妻已经搞明白发生了什么,心情也平静下来,但他们仍然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身穿精织长袍的桑提斯,仿佛不敢相信这个意气风发的年轻人就是他们那个远赴黑暗山脉、本应在外面吃苦受难的儿子,他们的视线不由得放在桑提斯身边的人身上,母亲开口了“他们是……”

    “您好,夫人,我是效忠于塞西尔家族的法师学徒吉普莉,遵照公爵的命令担任桑提斯先生的助手。”

    “皮尔斯,一介护卫。”

    两位毕业于军事安全情报局的干员按照自己的身份和性格设定做着自我介绍,但被夹在中间的桑提斯显然不是很适应这样的气氛,年轻的奥术师赶快打破略有些僵硬的局面“麦尔斯呢?”

    麦尔斯就是他的弟弟,也是这个家庭的第二个孩子。

    “麦尔斯去皮匠那里了,”父亲说道,“冬天没什么活可做,他找到一个帮贵族老爷鞣制皮子的工作。”

    桑提斯点点头——虽然在塞西尔领以外的地方,冬日里平民几乎不可能找到工作,但这里毕竟是王都,贵族老爷们在冬天也多少会需要一些下人来替他们做事,这些零散的工作对于生存艰难的平民而言可是莫大的恩赏,所以哪怕这些工作能获得的报酬很少,大家也都是抢着去做的。

    只不过随着他的视线扫过家中堂屋,这位年轻奥术师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我不是往家中寄了三次钱吗?”他皱眉说道,“哪怕还不够搬家到环境更好一些的菲尔顿街区,你们也应该把门窗都修一下,把火炉扩大一些……为什么还是这样?”

    桑提斯的父亲在贵族家中做厨师,母亲是草药师,这个家庭在平民里已经属于富裕阶层,他们全家在多年前其实就有机会搬到更好的“上等街区”,只不过为了把桑提斯送进法师协会,一家子花光了积蓄,这才失去搬家和“晋升”的机会,而这也是桑提斯在冲击三级法师失败之后感觉对家人最大的亏欠之处,因此他在塞西尔领安顿下来并获得稳定收入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把钱攒起来寄往家中——按照他的估计,以高文公爵的慷慨,他只需攒两三年的钱便足以让家人搬到条件更好的菲尔顿街,然而此刻回家看了一眼,他却发现家中仍然是那副破落的模样,父母在家中也仍然穿着带补丁的衣服,父亲唯一一件好衣服,恐怕也仍然是那件去贵族家里做工时穿的“厨师服”。

    寄回家里的钱呢?

    听到儿子的疑问,中年夫妻脸色黯然地对望了一眼,两三秒令人难堪的沉默之后,父亲开口了“本来家中条件就要好起来的……但入冬之前,你弟弟生了一场病。”

    母亲接着说道“草药治不好他,我们便带他去了圣光教堂,教堂的牧师说他是遭了邪教徒的诅咒,是因为对主的信仰不坚定所以才无法抵抗那些邪恶的力量……

    “牧师给他做了驱邪仪式,洒了圣水,总算是治好了麦尔斯,但因为你的父亲信仰的是商业之神,圣光教会的牧师说家中有人信仰异神而遭到邪教徒诅咒便是有罪的,所以要交‘赎罪金’才能把你弟弟领回去。

    父亲摇着头,似乎为自己因“错误信仰”导致连累家人而满怀愧疚“赎罪金原本要缴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的家产才可以,在不抵押房产的情况下,差不多要收走家里的所有财物,但幸好我效命的陶特伯爵出面说了几句好话,而且你还在法师协会有挂名,教堂才减免了一部分赎罪金……但原本留着要在冬天前修缮房屋的钱却是没了。”

    桑提斯的脸色渐渐阴沉下来。

  &nb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