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王者时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章 尝试(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热闹的掌声渐渐被甩在了身后,何遇没有回头。可以五年只是关注并喜爱着王者荣耀却不去碰一下,何遇自我控制能力可说是相当惊人了。

    默默地跟着何良走出了很远,直至身后的热闹欢呼再也听不到。何遇看到哥哥停下了脚步,转头望向他,露出的笑脸好像并不太意外周进、游亚中他们会这样说,这让何遇突然想起一点往事,抢在哥哥之前先开了口:“我问你。”

    “我问你。”何遇说。

    “什么?”何良保持着笑容,看着何遇。

    “去年秋季赛,天择夺冠的消息出来以后,你有马上打电话给他们表示祝贺,当时电话另一端的人说了什么?”何遇说。

    何良愣了下,他没想到何遇突然问起的竟是这个问题。他有些撑不住脸上的笑容,却还在极力坚持着,尽可能平静地随口道:“都这么久了,哪里还记的。”

    “其实就是今天听到的这些话吧……”何遇难过极了。此时哥哥脸上的神情和半年前电话时何等相似?那时何遇以为何良是在尴尬,毕竟他刚一退役队伍就拿了冠军,这确实有些难堪。可现在何遇知道了,哥哥早在半年前就听到了前队友对他的否定,在那样直接的通话中或许还有更难听的奚落。所以今天他很平静,周进和游亚中面对大众粉丝们的说辞在何良听来说不定还算客气尊重了。

    看到何遇已经都猜到了,何良也没有再去否认,只是他实在不想弟弟为了自己这样伤心难过。他伸手摸了摸何遇的头道:“没什么,都过去了。你因为太向着我所以觉得他们对我很坏,其实并没有。去年的秋季赛他们能拿到冠军,这就足以说明一切了。是我还不够好。职业选手要以胜利为己任,容不下什么私情,你明白吗?”

    “不,不是这样的。”何遇坚定地摇着头。

    “去年春季赛,如果你拿到的是李白,和一时光那场决胜局他们三个残血就一个都走不了,这一波大节奏足够让天择重新掌握主动。”

    “前年秋季赛,和飞扬战队那一局,如果选帮你拿裴擒虎,天择的蓝区不会沦陷得那么彻底,再不济也会是互换蓝区的节奏。”

    “前年春季赛,对中南,那次你拿到百里玄策,但还是中单吃蓝,射手拿红,刺客打野竟然没有匹配的经济,我当时一直看不懂这手选择,一直以为你们在尝试什么新套路。”

    “再有大前年的秋季赛……”

    何遇滔滔不绝,一个赛季接一个赛季,一场又一场关键比赛地说着。一旁何良听得完全呆住了。这些他职业生涯中充满遗憾的点点滴滴即便是他自己都不如何遇记得这么清晰。何遇所说的那些如果,他自己有没有设想过他都已经不记得了。

    去年春季赛对一时光时如果是李白?前年秋季赛和飞扬战队的比赛有一手裴擒虎?春季赛对中南战队的百里玄策如果有经济?……

    连串的如果让何良的脑子有些乱,一下子涌来的十多场比赛让他也无法清晰分辨哪一场是哪一场。直到何遇一口气说完望着他时,何良脑海中才不过整理好了两三场比赛。

    “你说得的这些我没有想过,但是这种假设没有意义。不同的英雄会导致不同的比赛局面。如果我是李白,未必会出现有三个残血待收割的残局;如果我是裴擒虎,对面也会相应地调整策略,不会对野区动那么强势的入侵。”何良说道。

    “这我知道。所以一直以来我才没有太怀疑天择战队的意图。”何遇说。

    “意图就是夺冠,仅此而已。”何良说道。

    “如果全都是为了夺冠,为什么五年十个赛季都是一味地让你调整,为什么他们就从来没有试着努力来配合一下你的节奏?”何遇说道。

    “因为这就是天择最需要的调整,游亚中打野后队伍马上夺冠就是最好的证明。”何良说。

    “这一年天择的比赛我没有看过,暂时不做评价。”何遇说道。

    何良有些惊讶。何遇看起来很是冲动,可当这话说出的时候,何良现何遇只是有些激动,却并没有就此冲昏了头。他的目光很清醒,思维也保持着冷静和理智。对于自己并未关注的近两个赛季的天择战队,他没有凭猜想就下判断,而是明确地暂且不提。他说起是他关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